Posted on

  中新网上海5月28日电(李秋莹 张亨伟 陈聪瑶)“好,这就封上了”,5月26日下午,在

  中新网上海5月28日电(李秋莹 张亨伟 陈聪瑶)“好,这就封上了”,5月26日下午,在记者和志愿者们的见证下,翟江给他负责的上海首个“动物方舱”贴上了封条。“封”字上,还特别印上了可爱的动物头像。

  贴好封条后,翟江随之后退,神情带有一丝落寞。“开心又难过,还有一点舍不得”,在翟江看来,“动物方舱”关舱代表着上海疫情的向好,“但是也有些舍不得里面的毛孩子”。

方舱内的宠物 咖喱 张亨伟 摄

  26日,上海首个“动物方舱”——黄浦老西门街道“动物方舱”正式关舱。20天时间里,翟江和十名志愿者为数十户家庭的55只动物,建立了一个临时的“家”。

  回忆起自己接到建立“动物方舱”的通知时,翟江依旧难掩激动,作为爱宠人士,他常年关注宠物相关问题,“我是一名民革党员,早前我就写过提案”。

翟江安抚咖喱情绪 张亨伟 摄

  没等来提案落实的消息,翟江先接到了街道居委的求助,“当时是居委想要在我这里寄养密接隔离人员的宠物”,考虑到自己店内的宠物安全问题,“宠物虽然不会传染新冠病毒,但是他们的用品、毛发上还是有风险的……”

  翟江随之向街道建议成立“动物方舱”,“真正动起来很快的,街道听了我的汇报就回去开会了”,随后,翟江连夜接到成立“动物方舱”的通知,“看场地、采购所需用品、改建、联系消杀……”用时仅两天,5月8日,上海首个“动物方舱”正式开舱。“虽然成立的有点晚,但还是帮助到了一些毛孩子”。

小胖和志愿者的关系在几天的接触中已经很亲密 张亨伟 摄

  舱外的蓝色帐篷,就是翟江的临时住处,二十多天以来,他几乎每天都睡在这里,“那时候有三只哈士奇住进来,哈士奇叫起来像狼一样的,然后那几天晚上刮风又下雨”,他笑称自己那段时间像是住进了“森林”里。

  三只哈士奇的主人黄兴是一名导盲犬训犬师,家里寄养了十多条狗狗。5月12日,他成为密接需要隔离,于是这些“毛孩子”被运送到了“动物方舱”,“我在隔离酒店的时候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它们”,自从“毛孩子们”被运送到方舱之后,志愿者们每天都会同他视频连线,让他及时了解宠物的生活情况。

志愿者送最后一批动物出舱 张亨伟 摄

  不仅是主人需要和宠物视频获取安慰,宠物也需要和主人视频安抚情绪。

  猫咪小胖是陆小姐在美国领养的,一人一猫互相陪伴多年,“我和它去了很多地方,我们一起回国、在酒店隔离……”

  这一次,在陆小姐作为密接被隔离后,小胖被送到了“动物方舱”。

志愿者送最后一批动物出舱 张亨伟 摄

  和大部分宠物狗不同,猫的领地意识很强,突然搬到陌生的环境容易有应激反应,小胖在方舱内就出现了明显的应激反应,志愿者们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缓解它的焦虑,“我们只有跟宠物的主人视频,让主人安抚它,没想到这招倒有用的。”翟江回忆道。

  在翟江心里,自己仍有很多不足,“动物方舱”的消息一出,他的电话基本处于被“打爆”的状态,“很多其他街道的人给我打电话求助”,但他只能帮助街道辖区内的居民,“我听了心里很难过,但只能在电话里教他们一些措施,比如把水龙头稍微放开、多放点粮等等”。

正在进行关舱前的消杀 张亨伟 摄

  采访翟江的过程中,他不断强调“动物方舱”的运行接受了社会各界的帮助。

  首先是辖区内部的政府部门,市场监管局帮忙安装了无线网卡、还帮助安排志愿者每天的核酸监测;城管的工作人员负责接送方舱内的“毛孩子”;市容绿化局下属的消杀队负责开关舱的消杀工作……

翟江给“动物方舱”贴封条 张亨伟 摄

  其次是各个企业,来自复星健康的防护服、哔哩哔哩捐赠的防护物资、宠物公司捐赠的宠物用品……

  在翟江的朋友圈内,他还记录了大家时不时地“投喂”,这些投喂来自曾经进舱的宠物主人、附近商家、采访过的记者……

翟江朋友圈截图 摄

  对于网上的误解,翟江看了很难过,“宠物在我心里就是家人,做这个(关爱动物)是我自己的选择,也没有影响到他人”。但这些言论(负面舆论)并不会影响他,“在(做)‘动物方舱’这段时间,我也思考了很多”。

导盲犬依依 张亨伟 摄

  关爱流浪猫狗,是翟江接下来的重点,“疫情期间,上海流浪猫狗的数量激增,如何让这些小生命能够有质量的生活下去,这也是上海城市文明的体现”。

翟江朋友圈截图 

  “希望能通过我在这个方面做的小小努力,让上海更有温度。”(完)

【编辑:房家梁】